康得集团列*ST康得现任管理层“七宗罪” 称已向江苏证监局举报

*ST康得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称,6月21日至6月25日期间,已向张家港公安提起报案,并向江苏证监局递交了举报材料投诉*ST康得董事会。

每经记者 黄鑫磊    每经编辑 徐斐    

6月26日下午,*ST康得(002450,SZ)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在官网发表声明称,6月21日至25日期间,康得集团已向张家港公安提起报案,并向江苏证监局递交了举报材料,投诉*ST康得董事会“不合规不合法”。

上述事项涉及*ST康得与香港金石资本公司近日签署的《专项咨询协议》,其中实际咨询服务费高达1亿元,这与*ST康得近期陷入资金紧张的境况有些不符。“实在有违常规。”康得集团表示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近段时间以来,*ST康得与康得集团的矛盾冲突逐步升级,双方分别就122亿元资金去向、罢免现任董事会、冻结康得集团投票权等展开一系列交锋,让投资者一度陷入“谁是谁非”的迷雾之中。

根据康得集团的说法,今年1月15日,由于*ST康得债务违约,引发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债务危机。同月18日,提名*ST康得现任董事的拟投资方,提出将在3月底之前向*ST康得注资30亿以偿还债务及提供经营资金,不过需要CEO徐曙及董事长钟玉辞职,由肖鹏接任董事长及CEO之职,由其推荐的董事、监事、高管控制和管理*ST康得。

然而,现任董事会及管理层履职超过5个月后,双方出现了严重分歧。康得集团甚至列出*ST康得现任管理层的“七宗罪”,称投资人不仅未依约注资,董事会及管理层还转移资金、肢解核心业务,导致*ST康得经营频临崩溃。

康得集团方面称:

第一,原先承诺引进的战略投资人的资金分文未到。

第二,现任管理层没有使*ST康得的经营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,企业生产经营状况日趋恶化。

第三,缺乏必要的管理能力,在*ST康得搞内部斗争,致使公司人心涣散,核心业务骨干流失,公司分崩离析。

第四,逐步肢解(采用关闭、破产、售卖等方式)*ST康得的优质业务板块,致使公司经营每况愈下,部分核心或关键技术面临流失风险。

第五,恶意引导舆论导向,扰乱资本市场秩序。

第六,*ST康得现任管理层与注册资本金仅为1元的香港金石资本公司签署《专项咨询协议》支付高达1亿元的咨询服务费,目前已累计支付近2000余万元,近日继续支付时被张家港政府截付。

第七,滥用董事会职权,公然侵害*ST康得股东合法、正当权益,拒绝股东改组董事会。

6月6日,在*ST康得股东大会期间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了位于张家港环保新材料产业园的*ST康得总部,记者当时了解到,*ST康得的生产线大幅收缩,某一产品生产线从高峰时的18条收缩至6条。

而康得集团方面称,目前*ST康得正处于恢复生产的关键时期,资金极度紧张,第六条中该香港公司未与康得新发生任何业务关系,如此支付,实在有违常规。

另外,康得集团还表示,将积极主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,并按事实承担应该承担的所有责任。

封面图片来源:摄图网

责编 徐斐

Copyright©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,违者必究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51120190017  

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19004508号-2

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